An Appeal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the Release of Liu Xiaobo and Liu Xia

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夫妇

作為曉波的朋友,我們只想為他們做點事



 “即使在納粹德國、前蘇聯、也沒有一個諾貝爾獎得主的家屬被軟禁。而全世界居然能對這種事情看得過去。我們作為劉曉波的朋友覺得,如果再不做點什麼的話,中國政府就會更加肆無忌憚地踐踏中國人的人權。”劉曉波之友會新聞發言人余傑對明鏡新聞網說。

  在《零八憲章》發佈和劉曉波被捕4週年、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舉行2週年和12月10日第64個國際人權日即將到來之際,中國大陸艾曉明、陳子明、崔衛平、丁子霖、賀衛方、胡發雲、慕容雪村、浦志強、沙葉新共42人发表公開信,要求新一屆中共領導釋放劉曉波和一切政治犯,並以釋放政治犯為突破口,啟動政治體制改革。

  在國際上,諾貝獎得主134人史無前例地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劉曉波之友會也在紐約發起了全球聲援劉曉波夫婦活動。明鏡新聞網記者陳小平採訪了劉曉波之友會新聞發言人余傑。

  在接受專訪時, 余傑回答了為什麼要在此時此刻發起全球釋放劉曉波及其思想犯的倡議,這種倡議是否專門針對最近新當選的中共領導人而提出的等問題。 明鏡新聞網隨後將發表採訪全文。

转自明镜新闻网

更多新闻:

 

中国 异议人士刘晓波以"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而荣获今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身为作家,刘晓波在海内外发表了不少的著作。刘晓波早期的不少学术性著作都是在国内发表,包括:198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选择的批判──与李泽厚对话》;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审美与人的自由》;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形上学的迷雾》和时代文艺出版社在1989年出版的《赤身裸体,走向上帝》。六四以后,刘晓波的主要作品都是在港台或海外发表,其中主要有:台湾时报出版1993年版的《末日倖存者的独白》;《中国当代政治与中国知识份子》,这是台北唐山出版社在1990年出版;《刘晓波刘霞诗选》是香港夏菲尔国际出版公司2000年出版;2000年,中国国内的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刘晓波用笔名老侠与王朔合著的《美人赠我蒙汗药》;刘晓波近几年的几部主要著作包括:《向良心说谎的民族》,这是捷幼出版社在2002年推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博大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的《单刃毒剑——中国当代民族主义批判》;《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这是台湾允晨文化在2009年10月出版;再就是刘晓波徐友鱼等人合著的:后极权研究文选。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是刘晓波近年比较重要的作品。全书分「文化」、「政经」、「时论」、「自省」等篇,通过论述中共自改革开放后各种违法乱纪,荒诞不经的事件,来批判中共政权的本质;刘晓波在写作本书时已是三次入狱。他以知识份子的良知,仍持续以敏锐的观察从文化、政治、社会、历史层面来批判中共政权。

除了"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外,本书还包括 "沉默即死亡—我看钱锺书","中共第二代的终结—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悲剧 ","独裁政治的戏子化—江泽民和政治改革" ,"中共政权合法性来源的错位" ,"弱者的「正义」","只配跪著接受皇恩的民族", "真诚自省是最好的纪念--「六四」十二周年作 "等篇。

当年,几个电视上的艺人在幽默搞笑之馀,不忘加诸大量民族自尊、恭维中国发展的言语和真善美的道德说教,在「美国闹诽闻俄罗斯换总理回顾全球冷暖风景这边独好」的相声式语言中结束。刘晓波在书中要戳破的,恰恰是当时中国人的这种自欺苟且和自大浅博。书中从「小康时代的文化鸦片」主题开始,写下他眼中六四事件后十二年的大陆社会,经济「好像」变好了,港台流行娱乐深入青少年文化,文坛上一群美女作家把西式性爱经验和酒吧毒品的生活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生活果真如此安逸轻松吗?在刘晓波眼中,小康时代的安逸不过是政治压抑的反应,但广大老百姓和知识精英的配合演出才是令人痛心之处。

当文化界沉醉于杭廷顿世界文明的理论和萨伊德的东方主义时,刘晓波嘲笑那不过是适时地抓点洋理论来反西方霸权兼巩固民族主义罢了;当「钱学」逐渐形成,大家都一致推崇钱锺书的世界级大师地位时,他却不客气地指出:钱锺书宁可高傲地拒绝牛津哈佛的聘请,却对来自中共官方的提昇加冕默默接受,实在不是个有格调的学者;当自大陆流行耍酷、不正经严肃、也不负责任的文学批评时,他一针见血的写下「酷评」中的鲁迅悲剧。贪官污吏不与之同道就算了,连当代著名的一些知识界人士如李泽厚、刘再复、甘阳许许多多的政治经济学者,也因为对中国发展道路的意见不同而在书中被点名批评。

张淑伶在本书的序言中说,刘晓波的这本书肯定不会让多数人读得愉快。大陆官员不喜欢它所抨击的高压专制;一般人民不愿承认它揭漏平庸堕落的日常生活,以及浅薄的民族主义心理;知识分子更不认同书中对这个精英群体的指责:懦弱自保、应和求官、失守道德底线;至于台商们也不会想面对书中指出表面经改所加深的腐化和对自由权利的垄断问题。即使你赞同刘晓波的言论,书中对九零年代以来大陆社会、政界、学界种种现象和心态的批评,绝对会令身为读者读来深沉不已。

刘晓波真的很孤独。这时代,敢而且愿意承受这种孤独的人并不多;这方面,他感性告白著六四事件对自身的启蒙和影响,那便是造就了这麽一个绝对的自由民主论者,被评为激进主义也在所不惜。